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更多 > web > 正文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作者:CC下载站 日期:2024-01-14 07:11:40 浏览:5 分类:web


最近听到个说法:

“谷歌研发AI,薅了百度的羊毛。”
身边每一个听到这话的人,都会下意识问一句:
真的假的?
百度还有羊毛能给谷歌薅???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可事实好像就是这样。
当你用中文和谷歌研发的AI产品Gemini对话,它会直接告诉你,自己叫文心,是百度开发的语言模型。 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还会告诉你,自己的创始人叫李彦宏。
“拥有这样的创始人,让我深感自豪。”   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即便用英语提问,它也这么回答。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看到谷歌AI“认贼作父”,简中互联网世界的吃瓜网友们纷纷被这典中典戳中笑点:  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看这情况,好像又能祭出草台班子理论和外包理论了。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谁能想到,两大巨头兜兜转转这么多年,居然在这里合二为一。
而且这回看起来还是谷歌“抄”了百度。
大家用Gemini,主要是在Poe和Bard两个端口。
不信邪的网友们在Poe端上试了一下,发现这事真不是恶搞。
如果以此问题追问小G,它甚至还会向你详细讲述自己与百度的不解之缘。  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看到这儿,大家纷纷宣布破案:
“Gemini的中文部分大概率是用文心一言训练的。”
同时出于对文心的刻板印象,也提出了一点小小的担心: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我又到Bard端了一会儿钓鱼。
遗憾的是,接入了Gemini的Bard一直在胡言乱语。
一会儿说自己是百度开发的: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完全忘了自己就是Bard:  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
一会儿又告诉我,它是谷歌和百度共同开发的: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
换成英语提问,它会说:“虽然我叫Bard,和Baidu很像,但我是谷歌做的AI。不要弄混了哟。”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
最后,我还拿这事儿问了下文心,它好像在故意逗我玩: 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  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这个趣闻发酵了一段时间后,技术人员也发现了问题。
现在,bug得到修复,小G终于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了: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大模型之间互相训练、互相“借鉴”,似乎既是业内大忌,又是业界常态。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先不说谷歌和百度谁薅谁,作为AI领军者的ChatGPT才是被人白嫖的大户。   
之前就有过这样一条报道:
由于怀疑字节跳动利用GPT训练自家的AI产品,OpenAI封了它的账号。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消息发布之后,引发舆论热议。
面对外界争议,字节的发言人给出了公关范文般的回应。
他们说:

“我们的工程师在项目早期阶段使用过GPT,但今年早些时候,所有相关文本都已经从聊天机器人的数据集里删除了。”


同时,为了避免对家又用“政治背景”的老梗内涵它,发言人给出了求生欲满满的表态:

“借力GPT做出的产品只会用在中国以外的市场上。在中国上线的AI产品用的是另一套自研模型。”
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无独有偶。
今年三月,外媒还曝出过一个大瓜,说谷歌研发的人工智能产品Bard是用“劲敌”ChatGPT的数据进行训练的。  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谷歌内部不少员工对这种行为有意见,一些高级工程师在提出安全警告后,直接跳槽去了OpenAI。
而谷歌这边的发言人则直接否认了上述说法。
他们明确告诉记者,Bard是自家团队百分百纯原创的。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不过,当记者反复追问Bard在测试阶段有没有用过GPT的数据时,这位发言人沉默了。  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如果发言人说什么就信什么,那记者们未免太过工具人。
于是他们通过谷歌内部人士了解到,在薅羊毛事件曝光后,谷歌就停止使用GPT的数据了。
如果这种说法属实,那么谷歌、百度和OpenAI的关系大概就像这位网友揣测的一样微妙。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尽管谷歌期望把Bard打造成GPT的竞品,但Bard各方面的表现都不算太争气。
哪怕抛开疑似用GPT训练这个问题,人们也无法否认它在实际运用中拉胯的表现。
毕竟,首次亮相就答错题的Bard,以一己之力干掉了谷歌1000亿美元的市值。   
长子不争气,小儿子往往就需要负重前行。
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为了一雪前耻,谷歌整合DeepMind、Google Brain两大AI团队的力量,希望研发出一款人类史上最强大的人工智能。
这款被寄予厚望的超级AI,就是Gemini。
落后于OpenAI的谷歌希望靠它直接挑战GPT,守住自己在AI领域的铁王座。
可惜,自从发布以来,Gemini就频频遭受质疑。
哪怕资本市场看好它,但技术咖们却持谨慎的态度。
我用一道脑筋急转弯考了一下Gemini pro和ChatGPT 3.5: 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看下来,前者胜在话多,但逻辑推理能力差强人意。
不少网友测试下来也觉得小G表现平平。  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除了实测暴露的问题,Gemini的宣传片还因为卷入造假风波,差点塌房。
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在宣传片里,Gemini听说读写样样精通,可以识别魔术,还有着丰富的知识储备。
它可以轻松识别出人类绘制的小蓝鸭。
当你拿着实物小蓝鸭告诉它,这只小玩具可以吱嘎作响的时候,它还能判断出这个小鸭子是橡胶做的。  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除了识读图片的技能之外,Gemini玩游戏的表现在视频里也显得很强大。
它可以陪你玩“猜国家”的游戏。
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归纳柑橘和陀螺的共性。  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发现魔方和陀螺的共性。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还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天文题、物理题。  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按照谷歌的说法,Gemini是基于多种模态,用音频、视频和图像训练长大的。
这种开发模式在AI领域前所未有,可以让Gemini更好地习得图像理解、逻辑推理等能力,展现“人里人气”的一面,秒杀那些自称“人工智能”的“人工智障”。  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(Gemini Technical Report展现了Gemini识别学生手写答案并验证物理问题的过程。)
不过,人们后来发现这宣传片里头有剪辑和虚假宣传的成份。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大家以为Gemini是在观察人类的动作之后迅速回应的,可实际上它有思考延迟,输出的结果也不像视频里那么简洁。
为了演示效果,谷歌还用上了提词器,编写了文本提示,让Gemini进行回应。
比如在视频里,有人把画有太阳、土星和地球的图片展示给 Gemini,问它:
“这是正确的顺序吗?
Gemini马上纠正:“不,正确顺序是太阳、地球、土星。”
看起来它能读懂人类的潜台词。   
实际上,你需要在问题里详细给出设问的前提,问它:“考虑到与太阳的距离,这个顺序对吗?”
这样Gemini才能给出正确回答 。
而抛开过度营销的一面,也有不少测评人肯定了Gemini的进步性。
有人用石头剪刀布,测试了Gemini处理多种模态的能力。
在输入这样两组图片后: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Gemini能明白地识别出:这是在玩石头剪刀布,玩家正在石头和剪刀间反复切换。
如果问它这么做好不好,它还会告诉你“不好”,因为对方很容易看穿你的套路。
还有网友惊喜地发现,依托谷歌的老本行,Gemini在以图搜物和精准搜图上的表现相当不错。
甚至还可以直接总结油管视频的内容。   

[web] 谷歌ai:“我是百度文心大模型”


如果Gemini后续推出的版本能整合好这些传统技能,那它在和OpenAI的竞争中无疑会有更多的筹码。
根据谷歌给出的消息,对标GPT-4的高级版本Gemini Ultra要到明年才会正式发布。
“在一系列测试中,Gemini Ultra都表现出了超越GPT-4的能力。”
事实是否如此,我们拭目以待。
可以想见,这场属于谷歌和微软的瑜亮之争会越来越精彩。
至于“国产”的文心,我们也希望它能在AI界的军备竞赛里占有一席之地。信心总是要有的。   

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

关灯